第一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总有人为我不择手段 > 2.10高山白雪
  苏婳一晚上都没有睡, 第二天的时候, 她的面色显得十分的憔悴。

  德纳芙一推开门便看到苏婳憔悴的模样, 大吃一惊, 她走到苏婳身边焦急道“神女大人您怎么了今天不是还要去马蒂迦庄园难道您昨晚没睡”

  一连几个问句把苏婳问得太阳穴都隐隐作痛。

  苏婳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惊恐的情绪, 对德纳芙无奈的道“没事,就是昨晚有些失眠。”

  德纳芙是知道苏婳偶尔有些失眠的状态的,但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一年前正值苏婳成年期,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交接到了她手里, 当时的苏婳忙的简直像个陀螺, 完全没有丝毫休息的时间。

  当时德纳芙虽然心疼, 却也没有办法帮忙, 只能干看着苏婳日夜忙着各种事务。有时候苏婳处理事务到凌晨,然后就会失眠。

  德纳芙将湿毛巾递给苏婳让她擦擦脸, 苏婳伸手接过随意的擦拭, 一边道“没事, 没有关系,到时候我坐马车去的时候再休息一会。”

  德纳芙有些抱怨的道“神女大人, 你可真是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

  苏婳不语, 她没有办法告诉德纳芙她所遭遇的一切。昨晚遇到的事情几乎是苏婳这辈子的污点, 也会引起别人的恐慌, 从而使神殿的威慑力下降。苏婳是不会允许这些事情发生的。

  德纳芙接过毛巾, 搭在盆的边上。她看着苏婳的黑眼圈道“神女大人,快来梳妆台这里,我给你遮一遮。”

  苏婳便走过去任由德纳芙在她脸上涂涂抹抹, 德纳芙捏了捏她的脸颊道“神女大人皮肤可真好。”

  苏婳瞥了她一眼,依旧冷冰冰的道“德纳芙你胆子可越来越大了。”

  德纳芙笑眯眯的继续为她补妆,她从小和苏婳一起长大,再了解她不过。她的年龄要比苏婳要大一些,加上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整个神殿也确实就她敢不畏惧冷冰冰的神女大人,甚至敢于上手摸了。

  德纳芙从心底心疼这个冰冷的小姑娘,她知道,苏婳的心,再软不过了。她将她当做妹妹来看,自然侍奉起来也更加用心。

  德纳芙仔细的为苏婳遮掩那一圈黑眼圈,她的眼神划过苏婳的颈侧,不禁疑惑道“神女大人,你颈侧怎么了怎么红红的了过敏还是被什么虫子咬了”

  苏婳身体一僵,下意识想到了昨晚那人在自己颈侧缠绵吸吮的场景。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应该是被什么虫子咬了吧。”

  德纳芙更加疑惑道“可是我们每天都有好好打扫,而且都有做防虫措施啊。”

  苏婳侧过脸道“总有遗漏的时候,好了,阿瑟修神官该等急了,我们快些出去吧,东西收拾好了吧”

  德纳芙成功的被转移注意力道“收拾好了,天哪,时间快来不及了”

  苏婳松了一口气,看着镜中依旧明丽的少女,轻轻吐出一口气。

  她苏婳从小就被教导,你将会是阿达加斯大陆上的最强者,无论你输的再惨,你总能爬起来,将别人打趴下。

  作为神女,最重要的,就是心性。

  可以输,但绝不能俯首称臣,甚至是因为一些挫折就放弃自我。

  王者之路,从来就不是平坦的。苏婳知道,若是没有她眼角的那雪花的标志,她就什么都不是。她必须认识到,若是不变的更强大,只能被他人束缚住而无法动弹。

  她一定会找到那个该死的老鼠,让他后悔做出那样的事情。

  少女洁白的脸庞肃穆而庄重,天光映照在她的侧脸,于阴影处显得惊心动魄。德纳芙再次感叹神女大人的美貌,真的是冰雪美人啊。

  阿瑟修一直在门外等着,只是等到一半斯诺夫那个讨厌鬼就又来了,阿瑟修简直想叫人将他拖走。

  苏婳刚打开门就看到了阿瑟修和斯诺夫两人对峙着,两人之间的硝烟味很重。阿拉什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幼稚,居然被阿瑟修这个混蛋带到沟里去了,还真傻兮兮的打算用眼神威慑他。

  但是他转眸看向眼前穿着玄色衣裙的少女,眸光在她的颈侧轻轻扫过,看到某个欲遮未遮的暧昧的印记,他面上笑意加深。只有他才知道,眼前冷冰冰的少女,被疼爱后娇弱的姿态。

  他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暗叹自己显得太过急色了。

  阿瑟修眼前一亮,他是第一次见神女穿玄色的裙子,苏婳本就白的剔透,如今穿上玄色这般深色的衣裙,更是显得她白的动人。

  只是,阿瑟修总感觉今日苏婳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给人一种娇怜的错觉,就像是柔弱的花儿经历风雪后,苍白欲坠的感觉。

  令人心动的弱态。

  他伸手递给苏婳一朵海棠花,对着眼前的少女笑的灿烂,一龇牙就露出两颗虎牙,令人忍不住心软“神女大人,祝我们今天顺利呀”

  苏婳心中一软,她知道他的意思,他们曾经去德里亚登森林,他也是送了她一朵海棠花。红艳的,迤逦的,芳香的。是苏婳所喜欢的。

  斯诺夫在一旁轻轻垂眸,声音带着莫名的失落道“神女大人,一路顺利,斯诺夫一定会管好神殿的事务。”

  苏婳只是点头,并未对他多说什么。她和斯诺夫相处的并没有和阿瑟修相处的时间多,斯诺夫的性格看起来更加沉稳,儒雅,但是,苏婳打心眼里更加喜欢阿瑟修的活泼可爱。

  不,更重要的,是阿瑟修纯挚的心灵。他太容易被看透了,反而让苏婳感到放松。

  但斯诺夫明显是一个有自己心思的人,甚至,对于苏婳来说,他显得有几分神秘。苏婳并不喜欢接触未知的事务,她总是喜欢简单点的。比如阿瑟修。

  斯诺夫见苏婳神情冷淡,显得更加失落,他难过的转身,低声道“那斯诺夫就不打扰神女大人了。”

  苏婳闻言,仍旧只是点头,对于不喜欢的人,她总是那样残忍。况且,她也有几分察觉到了斯诺夫似乎对她有些不一样的心思。

  她虽然在别人眼里很直女,但是,自从和阿瑟修接触的越多,也就越能感受到所谓的恋爱的滋味。也能够敏锐的察觉别人眼中的情谊,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尤其是女人。

  既然她明白了几分斯诺夫的心思,就不可能给他一丝一毫的希望。

  阿瑟修在一旁开心的直龇牙,哼哼,果然他老婆就是爱他,谁都抢不走的

  德纳芙表示今天看了一场年度大戏,两狼争一羊,呸,是两男争一女。

  她也是真的希望,神女大人日后能够幸福一生,阿瑟修明显是深爱着神女大人的,可不愧她当初为他牵线在神女大人面前说了他不少好话。

  阿瑟修喜滋滋,今天像情敌宣誓主权完毕,还是苏婳主动的。

  他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啊,梦想成真什么的。

  马蒂迦庄园离主城并不是很远,他们坐马车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只是他们穿过的丛林生长着一种厄魂草,这种厄魂草还未被人们发现作用之处,也只是似乎会麻痹人的神经一会,并无多大坏处,所以,近年来,这种草长的愈发多了,简直泛滥成灾。

  阿瑟修知道苏婳很喜欢花草,所以当中途停下了整队的时候,便偷闲去摘了一些花,有一株漂亮的紫荆花盛开在意一堆厄魂草当中,阿瑟修也并不在意,手被厄魂草扎伤了一些,他弯了弯眸子,想着,受了这点伤还能去神女那里卖惨求安慰。然后搞不好还能亲亲抱抱什么的,光是想想都不要太开心啊。

  事实证明神女大人真的不会安慰他,尤其是这么些小伤。

  他坐回马车中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有一阵子的头晕目眩,但是他也并没有多在意,只以为是因为自己被厄魂草弄伤了才会这样。不过,过了一会他就感觉没什么事了,只是心底有些异样,但说不出来感觉哪里奇怪。

  苏婳一行人是马蒂迦庄园的贵客,刚一下车便有一堆的侍从来迎接,马蒂迦庄园即将继任的准领主正在恭敬的迎接神女的到来。

  马蒂迦庄园的老领主前几日便是因重病去世了,所以此次加冕的任务便就更加的重要了。

  马蒂迦庄园的准领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的男人,名叫路易玖,他的长相较为精致,身形较高偏瘦,身材很好,只是眼尾稍稍下垂,黑眼圈较重,眼神阴郁,所以显得整个人都很阴沉。

  这个准领主的手段了得,马蒂迦庄园领主原本有四个儿子,这路易玖排行第四,却在争夺领主的内斗中获得了胜利,将前面三个哥哥全部都踩在脚下,发配到了边远地区,也不知是生是死。连马蒂迦庄园领主的死,似乎都不是很正常。总而言之,这个路易玖确实是个危险人物。

  苏婳向来知道权力斗争的勾心斗角,但她仍旧不喜欢那些阴暗的手段,对这个路易玖并没有多少喜欢,甚至不愿多接触,她想着自己只需要在这里净身三日,在为这个准领主加冕之后就立刻离开。

  阿瑟修能感觉到苏婳并不喜欢这里,但是他不能为她决定什么,他只是个神官。可他愿意好好的护在她身边,挡住一切的凶险,好好的守护他的木浮屠,他将来的妻子。

  既然喜欢的人本身就在权力的漩涡中,他也就不怕淌这趟浑水了。

  路易玖很识时务,他对苏婳恭敬的道“神女大人,请由臣下来带您到您休息的住所。”随后,他转眼看向阿瑟修,露出一抹稍显怪异的笑来“这位就是阿瑟修神官了吧,不是还有一位斯诺夫神官吗怎么他没有来”

  阿瑟修还未说话,苏婳便冷淡的道“马蒂迦的准领主,您似乎问的太多了,我们并没有义务回答这些不必要在意的问题。”

  路易玖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婳,点头道“是路易玖的错,希望神女原谅。”

  苏婳并没有搭理他什么,只是跟着他向住所走去。倒是阿瑟修本来阴下来的脸又快活了起来,就像是一只活泼的鸟儿一般。

  又是被神女大大维护的一天,开心

  苏婳被安排在路易玖的居所的左边,而阿瑟修则被安排在苏婳居所的左边。这确实显示了路易玖的诚意以及对神女的尊敬。

  但是苏婳和阿瑟修到底还是对他不喜了几分。

  阿瑟修一向睡眠很好,今日却有些失眠了,一想到苏婳就在隔壁,他简直不要更兴奋。

  可过一会,他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烛火未歇,窗户还是开着的,几丝微风吹拂进来,烛火微摆。

  房中的景象似乎也在摆动,暗黄色的空间莫名显得有几分逼仄。

  躺在床上的少年拥有一头金色的耀眼的短发,衬的他愈发俊俏。突然,他的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眼睛,眸子有一丝暗色划过,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他站起了身子,姿态显得冷淡而孤漠,他站在镜子前面,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仿佛又熊熊烈火在燃烧。

  随后,他看着自己因被厄魂草扎伤的手,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意。他对着镜子中的少年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他说“真蠢啊。”

  冷冷的哼笑声在房间响起“蠢货。”

  随后他又回到床上,双手交叠,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红烛依然在摇晃,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第二日,众人用过早餐后,路易玖便对苏婳道“神女大人,由臣下来带您去洗愿池吧。”

  马蒂迦的庄园很大,虽然比不上奥罗夫庄园,但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马蒂迦庄园的神殿修缮在马蒂迦庄园的最中心的地方,显示出了对阿拉什托神明的尊敬。

  路易玖将苏婳和阿瑟修带到了神殿,众人对阿拉什托的神像拜了拜。

  神殿的中间,就是一个洗愿池了。马蒂迦庄园的洗愿池很奇怪,它将洗愿池设在了神明的正前方,或许是过于尊敬神明才会如此,众人也并未多想。

  一般的庄园的洗愿池其实都设在偏右边的拐角处。

  苏婳看到这个布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到有几分异样。尤其是看到了雕像上神明那双狭长的极具魅力的眼眸,她就忍不住感觉不舒服。似乎,那双眼睛能够穿过她的衣衫,看到她的身体一般。

  这对于苏婳来说无异于是很难受的。

  但好在那样的感觉只是一瞬间,所以她也并未太过在意。她相信,神明是那样一位绅士的,儒雅的人,所以她最近一定是被那个恶心的人弄的昏了头才会这样感觉。

  今日是第一次的洗漱日。

  路易玖对苏婳露出一抹有些怪异的笑,但看得出来,他似乎在极力的想表现出自己的温和与感激。只是这样的情绪糅合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苏婳尴尬的对他点头。

  阿瑟修对她道“神女大人,阿瑟修就守在殿外,有事的话可以唤我。”

  苏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众人慢慢的退了出去,最终只剩下苏婳一个人。

  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解开自己裙摆的腰带,将外衫缓缓褪下。

  她并不直视着神像,反倒是侧着脸,苏婳接下来脱下衣服的速度就很快了,她其实很想留一件衣服,但那样是对神明的不敬。

  所以她强忍着羞耻将衣服全部褪下,迅速的进入洗愿池。

  某个暗中窥伺的神明表示自己还没看到,女孩便以迅雷掩耳的速度进入洗愿池中。那速度,真的是只留下残影了。

  阿拉什托

  果然这个所谓的福利是骗人的吧

  苏婳的头发很长,此时全部漂浮在水上,宛如盛开的黑色的花一般。她全身湿透,肌肤莹润,仿佛能发出光一般,像是水中女妖,惑人无比。

  阿拉什托轻轻动了动喉结,舔了舔嘴唇,露出一抹笑意来。

  洗漱的现场宛如一场及其煽情的勾引人的戏码,但阿拉什托甘愿被勾引。他甚至有些耐不住的想,如果他问她,愿不愿意当他的神后,婳会不会同意

  半晌,他轻嘲般的笑了一声,他知道,少女不喜欢他。

  但是,她越是不喜欢他,他就越是想要她。

  谁说神明冷漠禁欲都是男人,本性就是这样,谁都好不到哪去。

  洗漱的过程中,苏婳总是感觉有一股若隐若现的视线在盯着她。她忍不住看向阿拉什托的神像,但没有任何异常。

  她看着神像,思绪开始飘远,她想起神明俊美的面容。心中想,真的是比雕像要好看很多啊。

  不可否认,阿拉什托确实长着一张俊美到极致的脸,阿瑟修完全比不上,可苏婳对阿拉什托亲近有余,却绝对没有丝毫多余的想法。

  一张无往不利的皮囊,未必就能勾的了心。

  苏婳很快就洗漱完毕,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脑后,将白色的衣裙浸透了一些,隐隐能够看见她白皙的肌肤。半露不露,水汽氤氲的眸子如同含着秋水烟波一般,任谁看都以为是在深情注视着自己。

  阿拉什托也不得不表示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心跳如鼓,口干舌燥。

  那样禁欲高冷与柔媚春波相结合的姿态,饶是阿拉什托也抵挡不住,他真想下一秒就出现在她面前,将她搂入怀中,揉进血肉里,不给任何人看。

  很快了,很快就能实现这一切了。他要斩断她的一切后路,让她明白,她只有他才能依靠。

  这个过程或许会让她很痛苦,可没关系,阿拉什托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意,竟有几分像苏婳。没关系的,等你明白,所有人都会抛弃你,只有我不会,你应该就会乖乖回到我怀里了吧。

  有人说,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不自觉的受她影响,一举一动都会隐隐的像她。

  注视的久了,自然就成了习惯。

  “男主黑化程度当前为70。”

  苏婳低低垂眸,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般的,她一步步走出大殿,轻轻打开门。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阿拉什托有一种错觉,仿佛,她一步步走出他的世界,逃离他的身边。

  那一瞬间的感觉,阿拉什托无法言说,他甚至有种错觉,任凭他有多大的力量,任凭他主宰这整个世界,他都没有办法得到她。没有办法阻止她离开的步伐。

  001的声音突然在苏婳耳边响起“宿主请注意,宿主请注意,男主影响世界意识,本位面封闭程度加强50。请在位面封闭达到80时撤出该位面。”

  苏婳轻声道“他可真厉害啊。”她迈步走出大殿,向着阿瑟修慢慢走去,对他们道“洗漱完毕了,我们先回去吧。”

  女人的声音带着若隐若现的兴奋,在001身边响起“我真想吃掉他。”

  001瞬间汗毛就竖起来了,它知道苏婳的意思,如果苏婳真的吃掉了男主,可就等于把这个世界全部收入囊中了。那么,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可这是违反时空规矩的,严格来说,甚至是无数的杀孽祸根,因果轮回都会安到苏婳的身上。

  001知道苏婳是个疯子,它有些颤栗道“宿主你,你冷静一下啊。”

  苏婳说的吃,可是真的吃啊。喝血剥皮的那种。

  谁都不知道苏婳的来历,可001知道,它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她站在尸山血海中,她亲手将自己的未婚夫,也就是那个世界的世界支柱杀死,并且将其吞吃入腹。于是,这个女孩成为了世界的支柱,可因为杀孽太重,她被排斥出了这个世界,这才被神给手下做了神使。

  它不知道苏婳为什么会那样做,可平时的相处中,苏婳明显并不是什么大变态。

  这件事,或许只有神才知道了。

  苏婳极度崇拜力量,这个阿拉什托也确实是她遇到的所有的男主中,最强的,最接近于力量本身的男主。

  只是这个阿拉什托并不是一心放在修炼上,不然总有一日会挣脱束缚,成就一方势力。

  作者有话要说  我突然这么想,这对苏婳演的角色多么残忍

  努力想变强,可你最终发现,欺负你的人就是给你希望的人

  你以为只要努力就好了,你就一定会将别人踩在脚下

  可你却不知道,你的努力完全是没有意义的,你只是提线木偶,命运掌控在他人手中

  好丧啊,大家不要被我影响

  我怎么感觉,阿瑟修是个,小娇娇啊哈哈哈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鱼c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