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总有人为我不择手段 > 2.13高3山白雪
  自苏婳答应了斯诺夫的求婚, 虽然依旧不太适应与斯诺夫的亲密行为, 但也没有拒绝他的靠近了。

  苏婳一直都是言而有信的人, 哪怕是一个交换般的婚姻。

  也是阿瑟修的刺激, 既然他当真如此冷情, 非要毁去两人最后的情谊,她也无需再多顾及什么了。

  阿拉什托一直都是一个很会浪漫的神,当他真想讨好一位女士的时候,简直就像将自己的整颗心脏都奉献了出来似的。

  他会在阿达加斯大陆最黑暗的时刻带着他的小姑娘去最高的马拉奇山峰等待日出, 寒风凛冽的山顶, 他会紧紧将她护在怀里, 不让她感受到分毫的寒冷。在日出的那一刹那, 虔诚的吻上她的眉心。在日落的时候,轻轻吻上她的双唇, 辗转爱怜。爱语在耳畔纠缠, 胜过一切红尘喜爱。

  他会在浪漫的诺曼福海洋的沙滩上带着她慢慢散步, 五指交缠,紧紧的将她的手护在自己宽大的手中。

  他会带她去看一种海洋的奇特生物, 被称为阿达加斯大陆上最浪漫的生物玻璃海绵, 它全身晶白, 死后宛如美丽的玻璃屋, 玻璃海绵中会共生一种叫做俪虾的生物, 通常是一雌一雄,居住在玻璃海绵中。这对俪虾自幼寄居于海绵之中,长大后便因个头太大而无法逃脱。就这样, 一雄一雌,一夫一妻,陷于爱情牢笼之中,携手相伴度过余生。于是便成就了偕老同穴的美名。

  他会用黑色绸带蒙上她的双眼,带她用心感受漫天星宿,感受九天玄机,助她提升心境。

  他会如最普通的丈夫一般,为讨好她笨拙的雕刻一对小小的人儿,然后在心跳快到快要炸裂的时候,将那个小小的男孩递给她,自己紧紧握着那个可爱的,娇俏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然后开心的不得了。

  他会牵引她进入自己的能量领域,告诉她,这个领域中的一切都是他。他会在能量领域中化作清风抚过心爱的姑娘的面颊,化作青草感受小姑娘白嫩的脚趾踩在他的身上,化作动物钻进她的怀中祈求她的爱抚。

  他就是这个世界,他就是众生。她是众生所望。

  苏婳对他的态度软和了很多,至少,阿拉什托想,她对他应该也是有几分真心的了。他迫切的想用这样的甜蜜的手段感化她坚固的心,他想掩饰,这场婚姻,不过是个交易的事实。

  这一个月的时间,宛如活在梦中一般的美妙。他从未如此接近过他的小姑娘,两颗心是如此的靠近,似乎下一刻就会融为一体了一般。

  婚礼举办的很盛大,各个庄园的领主与继承人都受邀而来。看在神明阿达加斯的份上,也不会有人不愿来参加神女的婚礼。

  整个主城都布满了喜庆的装扮,所有人都在赞叹这段美好的婚姻。

  阿瑟修在贵宾府喝的酩酊大醉,他心爱的姑娘,认定的妻子,即将嫁给其他的男人。这令他无比的愤怒,却偏偏无计可施。

  他多想告诉她斯诺夫的骗局,可斯诺夫却捏着他的软肋,死死掐住他的喉咙,告诉他,即使他告诉了苏婳,也不会有人信他。他早已声名狼藉,不再是当初那个人人称道的翩翩少年了。

  他已经,被斯诺夫毁了。

  用那深藏着恶意的眼神,用那恶毒的语言,卑鄙的手段,将他和苏婳,生生的划开了。

  阿瑟修从未如此恨一个人,憎恶他觊觎苏婳的心思,憎恶他恶毒的灵魂。他发誓,总有一日,会将他的神女大人抢回来,告诉她真相,告诉她斯诺夫肮脏的嘴脸。

  斯诺夫如愿以偿的娶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新娘,握着苏婳的手应付其他人的祝福,喝着宾客们灌来的酒,这样普通的事情都令他激动万分,兴奋的头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直到看到阿瑟修穿着笔挺的西装站在他们的面前,他的脸色难看的了一瞬,但还是笑眯眯的心情很好的样子对他道“很高兴阿瑟修神官来参加我和我的妻子的婚礼。”

  阿瑟修脸上神情晦涩不明,眸中的光亮明明灭灭,他定定的看着苏婳,语言有些艰涩“神女大人,你要过的幸福。”

  我更希望,你的幸福由我来给。

  苏婳避开他的眸中,眼神淡淡的看不出情绪,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斯诺夫被甩了面子也不介意,只是微笑着搂住妻子的腰,一副大大方方的丈夫的模样。

  苏婳在婚礼这天穿的是一件大红色复古的婚裙,画着的精致的复古新娘的妆容,华贵的首饰,无一不衬托出她惊心动魄的美。红唇似喋血一般,摄心夺魄,眉如远黛,眼似秋波,见之难忘。

  阿瑟修一时间竟然难以移开眼,都说,结婚的时候,是一个女人一生最美的时候。阿瑟修不得不忍着滔天的妒意承认,身着红妆的苏婳,让他心笙旗摇。

  但是苏婳已经和另一个即将成为她的丈夫的男人转身离去,只留下那一抹窈窕的倩影,久久的横在心间,凝固成了一道疤痕,触之即疼。

  阿瑟修从来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会是那么的痛苦。他和苏婳之间,如今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从前的时光宛如偷来的一般,回忆起来,快乐的几乎冲淡现今的痛苦。可终究如水中泡沫一般的,转瞬即逝。

  斯诺夫轻轻的为身边的妻子整理鬓边的碎发,温柔将之别在耳后。苏婳戴着的红色玛瑙耳坠在耳边轻轻的晃动,更衬的她侧脸如羊脂玉般莹润动人。

  斯诺夫说“婳,你一定不会后悔你的选择的。”

  旁边有好事的宾客闹事般的道“新郎怎么不亲新娘一下,亲一个,亲一个。”

  斯诺夫珍惜的抚摸着身侧妻子动人的侧脸,倾身吻上她红润如蔷薇的唇,随后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右手穿过她的腿部,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他在众人的哄笑中缠绵的凑近苏婳的耳畔低声喃喃道“苏婳,我爱你。”

  他将她的头靠在他的心脏处,随后一步步走进他们的婚房。

  一瞬间,喧哗的人群彷如如同泡沫一般的远去,斯诺夫的黑发慢慢变成了神祇的一头长长的银发,面容也逐渐变化的愈加俊俏,空间似乎都扭曲了起来,眼前的万事万物都变作了虚无。

  他带她来到了神明领域。

  他搂住他,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踏上一百一十一阶神阶,神阶上无法使用神力。可他依旧毫不吃力的将她抱了上去,一步一步的,虔诚的。

  她的视线中逐渐出现了那如同冰雪与晶石雕砌的神座,他慢慢的将她放在其上,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尊华贵的神冠。

  穿着红衣的的新郎服饰的神明半跪在神座面前,为眼前的少女戴上了那尊无比华贵的神冠。

  他说“阿拉什托今日与苏婳结契,永生永世为夫妻,以神格为证。”

  他半跪在神座面前,以一种卑微的,祈求的姿势祈求苏婳的吻。

  苏婳半敛眉,轻轻巧巧的吻向阿拉什托,光芒似乎在唇畔迸发,苏婳有一瞬间,感受到了天地万物,古老的苍穹,碧蓝的晴空,蔚蓝的海畔,以及,眼前的神祇的爱意。

  那是,阿拉什托将他一半的神格,赠予了苏婳。成就了苏婳的半神之躯。

  阿拉什托温柔的看着她,轻声道“我很高兴,我的妻子,你成为神明领域的女主人。”

  一瞬间,眼前的事物似乎都在变化,他们仿佛置身于木浮屠花园之中,松鼠在他们身边用蓬松的大尾巴跳起舞来,百灵鸟与夜莺在欢歌唱响美妙的旋律,木浮屠的清香纠缠在两人的身侧,万物都在歌颂他们的结合。

  阿拉什托吻向苏婳的颈侧,苏婳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似乎,她仍然没能适应与神明如此的亲近,即使她作为他的妻子。

  阿拉什托漂亮的眸子黯淡了一瞬间,随即又温柔的道“没关系,婳,我可以等,等你完全接受的那一天,等你心甘情愿的那一天。”

  苏婳轻轻垂眸,声音浅淡的似乎能够被风吹走“抱歉,我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阿拉什托知道,苏婳或许会感动于他对她的付出,但远远没有爱上他,甚至,可怜能喜欢都没有。

  事实总是伤人的。

  阿拉什托将神谕下放到了长老当中,告诉了世人,斯诺夫便是阿拉什托,便是他们的神的化身,而苏婳,则是他的妻子,便是神后。

  这简直不亚于一枚炸弹一般,在人们心底炸开。

  婚礼那晚劝酒的人晕晕乎乎的道“我居然真的见到了神明大人,还劝酒了”

  长老院的人也是晕晕乎乎的想没想到昔日共事的斯诺夫神官,居然就是他们日日夜夜供奉的神明大人

  更有些人想到,之前斯诺夫神官的来历,似乎就是神为了来到阿达加斯大陆的一个跳板,神的目的,似乎就是,追求神女大人

  好浪漫啊呜呜,这是众少女的想法。

  于是,自这日起,阿达加斯大陆上供奉的对象不仅仅是神明,还有神后苏婳。

  在阿达加斯大陆上自此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神与神女的爱情故事的版本,他们的爱情为世人所津津乐道。

  苏婳就住在了神明领域,神女的事务也分散给了各长老,因为阿拉什托表示,自苏婳以后,不会再设神女一职。原因,似乎是怕妻子会吃醋什么的。

  苏婳很想微笑着表示自己真的没有吃醋。

  众人也不禁感叹神明与神后美满的爱情,以及,神明大人似乎畏妻啊

  一片欢声笑语之中,可能受打击最大的便是阿瑟修了。他几乎是难以置信的听着这个荒谬的事情,他完全不敢相信,那样卑劣的设计他的斯诺夫,居然会是他敬仰了十几年的神明阿拉什托。

  继爱情的失败以后,他连信仰都彻底失去了。

  他几乎是疯了一样的砸了奥罗夫庄园的神殿,直接将他的父亲奥罗夫气的晕了过去,再也没醒来。

  昏暗的神殿中一片碎屑,神殿被砸的不成样子,阿瑟修眼神阴冷的看着砸碎的神明的头像的雕塑,他用脚死死将阿拉什托的雕像的头颅碾成了灰。

  卡米尔小姐正好前来奥罗夫庄园作客,神殿外的侍卫死死的拦着她不让她进去,她却高傲的道“我可马上便是你们庄园继任者的妻子了,让开,我要进去找我的未婚夫。”

  侍卫实在拦不住,只好让她进去了。

  当卡米尔小姐推开神殿的大门,正好看到了一片废墟的神殿,以及阿瑟修脸上露出的扭曲的表情,他脚下神明破碎的雕塑。这个破碎的场景宛如恶魔丛生的炼狱。

  他嗜血阴冷的眸子看向她,卡米尔小姐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快要停止跳动了,她哆嗦着惨白的嘴唇道“恶、恶魔啊恶魔”

  她软着身子就要往外跑去,阿瑟修运用能量,手指微动,将卡米尔小姐击倒,收敛起自己脸上扭曲的神色,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对外面的侍卫道“把她拖下去,锁在牢房里,别弄死了。”

  侍卫害怕的点头,将卡米尔小姐架起来拖了下去。

  阿瑟修阴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激起人的鸡皮疙瘩,他说“你们应该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不然,命可就别想着留了。”

  侍卫连忙哆嗦着表了忠心,他们知道,如今的阿瑟修已经不是从前面冷心热的阿瑟修了,他身上的气息森冷,宛如恶魔重临。

  晚上,阿瑟修看望过奥罗夫领主,又召来了心腹,幽冷的道“计划如何了”

  心腹是一个看起来普通老实的男人,他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来,对阿瑟修道“主子,一切顺利。”

  阿瑟修点头,精致的脸半隐在黑暗中,他的声音平静“阿罗,想办法散布神明的负面言论。我要在短期内就看到成效。”

  阿罗笑了一下,眼角闪过一抹精光,他说“主子,那只能先将之前的计划完善,在阿达加斯大陆上发动战争了。只有战争才能带来苦难,削弱人们对神明的信仰。”

  阿瑟修微微弯唇道“我希望尽快完成计划。”

  烛火轻轻在夜色中摆动,阿瑟修的身影也似乎在拉长、扭曲,如同他充斥着黑暗的内心一般的,扭曲,再无宁日。

  他抚摸着案板上的一副人物画像,轻轻抚摸着少女的侧脸,他温柔的道“神阻挡我,那么我便要弑神。婳,你且等着我。”

  我愿意放弃一切信仰,从此,我只是你一个人的信徒。

  风云涌动,阿达加斯大陆上的版块,似乎又要开始在野心家的策划下,重新划分了。

  苏婳的婚后生活过的很是平静,当然,阿拉什托也是一个很会浪漫的神,时不时制造一些新鲜的东西来为苏婳解闷。

  可是,苏婳的开心似乎都是浮于表面的,即使是面对阿拉什托的殷勤,也只是扯一扯唇,勉强露出一些笑意。

  百灵鸟站在枝头,对着树下正在画板上涂抹的少女轻轻歪头说“神后姐姐,你为什么不开心呀小百灵可以为你解忧哒”

  苏婳轻轻拿着水粉涂抹着画板上的那只漂亮的百灵鸟儿,为它的珍珠般的眼睛增添几丝活灵活现的灵气。她双手不停的道“小百灵,别多想了,姐姐没有不开心,姐姐很喜欢和你们待在一起的。”

  百灵鸟扑腾了一下翅膀,无意识的歪头撒娇卖萌道“可是,小百灵可以感觉的到姐姐的不开心呀。”

  百灵鸟啄了啄自己亮丽的羽毛,将它轻轻理顺,然后道“姐姐,神明大人一定也知道您不开心,他总是会看着你发呆哒”

  苏婳涂抹水粉的手微微停顿,冷淡如霜雪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她轻声道“姐姐没有不开心,姐姐很喜欢这里。”

  百灵鸟困惑的看着苏婳,小巧的头左右摇动,不一会就有些头晕,然后两只爪子没有抓稳树枝,直直的一头栽下去,它惊叫一声,栽进了一个满是木浮屠的馨香与冷淡霜雪的怀抱中。

  阿拉什托轻笑着捧住小小的百灵鸟,轻声道“小百灵,你怎么总喜欢摆头,明明知道自己会头晕。你看,栽下来了吧。”

  小百灵扑腾了一下小小的翅膀,然后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叫道“神明大人不要嘲笑小百灵啦,羞死人啦,羞死人啦”

  苏婳忍不住弯了弯眸子道“小百灵,你这可是自作自受啊。”

  阿拉什托紧紧盯着苏婳唇边转瞬即逝的笑意,他有些感到受宠若惊,苏婳很少笑,更是很少对他笑,即使是笑也是很勉强的。阿拉什托知道她不开心,可他不舍得放她走。

  明明,是自己的妻子了不是吗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他是她丈夫的事实的。

  苏婳见小百灵羞涩的小模样,忍不住道“阿拉什托,把它放开吧,看它害羞的都不知所措了。”她说这话时并没有意识到,她的神情是多么的柔软,连带着看向阿拉什托的表情都是缓和而温暖的,冰霜消融的感觉。

  她更加没有意识到,她说的话多么符合她妻子的身份,令阿拉什托惊喜的划开笑意。

  嘴角疯狂上扬,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阿拉什托依言放开了小百灵,小百灵一下子就扑腾上树,僵硬的站在树枝上,摆出一个自认为最美的造型。

  苏婳便继续动笔,阿拉什托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画的活灵活现的小百灵,突然俯身,右手握上了苏婳执笔的手,他们两个人靠的极近,就好像阿拉什托将她拥入怀中了一般。

  苏婳有些僵硬着身体,阿拉什托则是开始指引着她轻轻涂抹了一下小百灵的眼尾,为小百灵的眼尾增加了几丝浅蓝色的绒毛。画上的小百灵几乎要跳出纸张了一般的活灵活现。

  阿拉什托将头抵在苏婳的肩膀上,轻声笑道“小百灵的眼尾有几丝不太明显的浅蓝色绒毛,失了这个,会失去它本该有的灵气的。”

  苏婳脸色微红,一瞬间心跳都仿佛加快了些许。

  她有些无所适从。毕竟阿拉什托太会撩了,简直让人受不住。

  阿拉什托轻轻吻上苏婳的额头,轻声道“婳,你若是不开心便和我说,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不可说的。”

  苏婳轻轻点头,眼底也真诚了几分。她抬眸看向阿拉什托道“我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一直都是这样罢了。”

  阿拉什托也不再多说,只是享受着这样两个人的静谧的时光。阳光透过树叶稀稀疏疏的洒在两人的身上,温和的日色渲染着温馨的氛围,苏婳僵硬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了下来,她继续涂涂抹抹着,一时间倒也和谐。

  倒是小百灵撇撇嘴,扑腾翅膀道“神明大人和神后姐姐太不厚道了,小百灵都还没对象呢,你们就在小百灵面前这样秀恩爱”

  阿拉什托微微弯唇道“小百灵,你才多大就思春了”

  苏婳忍不住弯了弯唇,眼中泄出丝丝笑意,她很喜欢小百灵,这么多的小动物中,她和小百灵玩的倒是最好。

  小百灵鼓了鼓腮帮子道“神明大人,我不小了,今年都一百岁了”

  阿拉什托接嘴“你这年龄在灵兽中还未成年呢。”

  小百灵撇了撇嘴,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苏婳看着遥远的天色,瑰丽而奇异,她突然想,是不是应该全身心的接受这一切。不应该在纠结于过去,她应该要接受自己选的道路,慢慢的,坚定的走下去。

  她心境的开阔自然让阿拉什托也感受到了,他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妻子,心中满满的充足感。他再也不想体会到从前的孤寂与冷清了。

  有些东西,一旦拥有了,就绝不能再失去。否则,是能将人逼疯的。

  苏婳感受着自己得到的力量,心中满满都是愉悦感。果然,还是力量最能给她快乐啊。

  她觊觎的,可不止是这半个神格,她想要的可是整个世界的力量。

  她微笑着对001道“真的不能吃吗我觉得他很甜,口感应该会不错,你想尝尝吗”

  001,001咽了咽口水,呸,它为什么要咽口水啊真是被宿主给带偏了。

  001有气无力道“这样啊,你实在想吃就吃吧。”它的声音透露这一股生无可恋的气息,在苏婳说话之前它又道“吃完咱俩也就该消失了。”优雅的男音最后居然带着些平静与看淡生死的冷静。

  苏婳“”你是在威胁我是吧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个世界就是现代的,嘿嘿嘿,我保证,贼刺激

  我不知道大家的萌点,你们可以给我说说呀,一起造作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