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ld not connect to memcache and try to use file cache now!
第七十五章 他也是将门子啊_斫宋_其他小说_第一笔趣阁
第一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斫宋 > 第七十五章 他也是将门子啊
  慕容延钊对平凉县衙并不熟悉。

  但他能瞧出县衙内那几个衙役不是好货。

  尤以那两个捕头为最。

  “吕捕头,兰捕头,下官知道了,尔等退下罢。”慕容延钊不耐那两个捕头啰嗦,袍袖一挥不耐烦喝道。

  那连个夯货分明是军中出身,偏要给爨同知那夯货当狗。

  慕容延钊心下讥诮满面的不耐烦道“下官虽在潘原当差,你们的地盘上嘛,也多少是听过一些的,这县衙里传闻闹鬼,下官也早有耳闻,只是如今白昼日光如火,你二人能拽着神鬼来害下官不成”

  两个捕头并不甚有特点,看着也是两个狡黠的小人物尔。

  但那吕捕头胆量很大,他敢阴阳怪气道“前一任太爷也是不信小人们的奉劝的。”

  慕容延钊淡然道“下官若在这里吃些惊吓,爨同知也是护不得尔等的。下官若在秉公执法之前有甚么差池,而后有甚么叵测,呵,”他骤然凌厉,到底是将门出身,真有一派大度,盯着那两个吏胥冷笑,“某听江淮的风俗,也是有人殉之事的,尔等狗头,下官倒是不屑要,但若多两户人头,某却乐意笑纳。”

  “太爷哪里话小人只是提醒太爷小心周全而已。”兰捕头亢声辩驳。

  “滚。”慕容知县洒开官袍往燕几前一坐,提起心腹随身带来的茶具,他竟要在问案之前先来一段点茶。

  那二人互相看着十分无奈,他们本是要以神鬼之事吓唬慕容延钊的。

  只这厮竟有几分将门的骨气,他敢不怕故事

  这可如何是好莫非真要爨同知亲自出面

  兰捕头犹豫再三只好提醒“太爷可莫忘了断案之时”

  “我若为平凉知县,尔的狗头早悬挂于菜市口多时了。”慕容延钊冷然道,“下官食俸禄,解民忧,只知秉公执法,但本官身为今日断案堂官,自有王法律条提醒,尔等算甚么泼才两个而已,也配点提本官”

  这番话可谓极其不给面子,那两个捕头犹豫再三也不敢发作。

  这个是在宫中有贵人的,连爨同知那等红袍官儿也不敢得罪的人

  可若真让他秉公执法却是万不能

  正抓着那厮的把柄,正好打杀了去,看那些将门出身的有甚么法子。

  两个捕头愤愤离开了,慕容延钊哂笑着泼了杯中的热水。

  泼才

  此乃经略使与同知在斗法,本官也远远站在一旁守住“秉公执法”四个字。

  你等算甚么也配居中奔走

  爨同知,蠢物而已

  “郎君何必与那厮们撕破面皮。”慕容家的老院子自后头转出来劝道。

  慕容延钊翻一个白眼才说道“官家虽有解西军将门兵权的想法,也无能落实下来,这些个蠢货能有什么能耐你可别忘了,本官本就是将门种,此时偏袒爨同知那些蠢货,必叫将门耻笑。”

  院子叹道“只怕娘子在宫中”

  “你只看到她受宠,我却看到她冷落。”慕容延钊讥笑道,“自古官家哪有一个长情的,咱们这位风流天子更甚,他只看这我那妹子年轻貌美,倘若见了更年轻貌美的,他会念起慕容家是甚么物什他是与文人守天下的,”忽然,慕容延钊将木头镊子提起茶杯,笑吟吟问道,“你说李大郎那厮可记得慕容闫钊也爱琉璃盏么”

  院子苦笑道“郎君忤逆天意只怕”

  “屁的天意,官家本便不要爨同知在这里胡作非为,他甚么意思,你是不知的哼哼,把这些将门叫到京师,正好一网打尽,那才是他的道理。只是这官家手底下又无人能顶替这些将门,一个童贯也只是个守门犬而已,他能统领西军六十万大军做梦”慕容延钊破口大骂道,“因此咱们这位官家既想灭将门,包括我慕容氏,又不敢叫西贼打到汴梁城去,优柔寡断难以成事,他把某放在这里来,分明只是把妹子当成了雀儿,腻味之前稍稍有个交代而已否则你当本官奈何不得潘原那几个小毛贼”

  院子道“那又怎么提起李大那小儿”

  “他可不是小儿,那厮是个人物。”慕容延钊得意笑着说,“他有那琉璃盏,我爱那琉璃盏,风流天子也爱那物件,此番西军将门定然上贡,我若跟上,他便大惊失色疑心我早与西军将门勾结,必定有调离之心,此时,我若有几件功劳,嘿,那可好得很,”他一派浪荡模样翘着脚笑道,“将门文人一概去他娘的,乃兄只要去个富州,当个清贵的官儿,也便知足了。”

  只他而后恼怒道“李大那厮很不成器,洒家也帮他过忙,怎地不送个琉璃盏来真要洒家问他去要,定叫他耻笑,那时他才是个小儿”

  院子看着这厮只是叹息,慕容家先祖多么有为怎么留下这么一个夯货

  他却不知慕容延钊的城府。

  这厮并不贪心,他已想好要送些好处再收些好处。

  只此时少一个联络的人。

  那琉璃盏便是最好的物件。

  正在这时,院外人影一闪有人踆摸进来。

  慕容延钊一看,有些不悦。

  那厮又是这县衙里的甚么人

  “郎君仔细莫教歹人害了。”院子忙取一把刀横在前头。

  却听那人在门外叉手唱个喏平声说道“潘原县尊在上,小人吴大,得马娘子所托,求见县尊。”

  慕容延钊奇道“甚么说法”

  吴大便取三串琉璃珠献上,道“马娘子有言,感激慕容县尊仗义执言,特有琉璃珠三串,一送贵人,二送尊夫人,三赠足下,一则为慰藉贵人宫中寂寥,二则久闻尊夫人贤惠,琉璃珠正配德行,三则送县尊一个小玩意,平常把玩而已不必多疑。”

  慕容延钊招手道“你这厮近前来说话。”

  他起身绕着吴大转三圈才问“果真是甚么马姑娘所赠”

  吴大道“诚然是马姑娘所赠,只怕有误县尊名声”

  “哈”慕容延钊一声怪笑骂道,“乃兄有个屁的名声,潘原县哪个不知某膏粱子弟尔这是李大那厮的礼,对吧”

  吴大便取那一瓶酒奉上“此乃李大郎所赠,盼县尊笑纳。”

  “笑纳必然是笑纳,只是这厮不是个善茬,他怕是有求与俺”慕容延钊轻轻取了那琉璃珠,忽然手一滑,当时顾不得矜持,忙拿在阳光下细看,他见琉璃珠晶莹剔透十分难得,心下一喜,回头道,“礼且放下,你回头便问李大,他要本官如何一个秉公执法啊”

  吴大将那酒放在桌上,拱手道“李大郎说,慕容县尊问案,那是小人们不敢打扰的,些许心意,只是谢过县尊仗义执言尔,不必多虑。”

  “这厮狡诈。”慕容延钊道,“然今日只怕不易收场,原告手握证据那是无人能推翻的”

  他目光骤然锋利如刀。

  那小儿若真有能耐翻这一桩诬告之案,那么,这几日破了县衙闹鬼案便不难

  这厮不是个膏粱子弟

  然他奇怪吴大的身份,这厮甚么人竟能值得那厮托付

  吴大垂手笑道“县尊大抵也是能猜到不便说的县尊可是将门子”

  慕容延钊并不恼怒。

  他本便不以将门子为耻。

  “原来是这样。”慕容延钊正色道,“你这便回去告知他们,李大既有还经略使健康的能耐,他真能翻了这一桩案子,那却简单,只有一事,盼经略使成全。”

  慕容延钊郑重起身,厉声道“所谓平凉县衙闹鬼,必定是人为,下官要彻查,经略使应也不应你快去问来”

  吴大闻此言遽然吃惊,瞠目看着慕容延钊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