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神医狂婿 > 第55章 撤销秘书长
  老爷子欣慰地点点头,大声说“我现在宣布,苏氏家族和苏家集团还是由我本人来负责,苏长风暂时退出家族管理圈。”

  看向苏长风,冷冷问“长风,你说呢”

  苏长风黯然失色,灰头土脸地点点头“爸,您的话我向来不敢不听。”

  机关算尽太聪明,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他不敢抬头,甚至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他想过,外面的保镖还听他的,可以拼一次。

  可是现在老爷子醒过来了,没有人胆敢不听从老爷子的指令所以,他只能痛苦而接近崩溃地面对现实。

  站在旁边的几个人都是他的心腹,一个个也是表情凄然。

  他们本想依附苏长风飞黄腾达的,现在看来能不倒霉就已经很不错了“颖儿,苏家私立医院还有你来负责。”

  老爷子扭头看向苏颖,拉起她的手,疼爱地笑了笑,“我的最终决定是这样的,我们就把那座私立医院送给你了,以后那就是你的个人资产,谁也抢不走”

  苏颖眼中一热“爷爷,颖儿何德何能能够拥有那么一座医院”

  老爷子哈哈笑了“就因为你有个好老公,就是因为我离不开他啊”

  说罢,看向江远,又是哈哈一笑。

  苏颖笑了,使用感激、欣赏的眼神望向江远。

  真别说,这一次江远不但挽救了老爷子,还帮她得到一座医院更让她感到自豪的是,江远帮她在苏氏家族里争取到了地位以后在苏氏家族,谁还敢小看她和她的家人只是她心中又一次感到无比好奇老公以前就是一个废物,怎么现在突然又称为风水大师了

  这时候薛丽芳和苏长利的表情更是骄傲,薛丽芳甚至走到江远身边,极其关心地拉一拉他的衬衣领子,像是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所有人这是我们家的好女婿、亲儿子接下来,老爷子对家族的事情一一作出交代,把苏长风的人马剔除得干干净净。

  以前他信任苏长风,现在他宁可相信一个司机,也不会相信这个大儿子了老爷子正安排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美女突然走进来,正是商业联合会副会长薛黛玉的秘书曲华丽。

  她刚才一直在外面客厅接电话,现在才走过来,冲着江远说“江先生,我有事要跟您说”

  “是关于审核苏长风加入商业联合会的事情吗”

  江远问。

  “是的。”

  曲华丽点点头。

  苏长风一听,精神大震,立即朝着曲华丽走去。

  就算现在不是苏氏家族的族长了,但是他只要加入到商业联合会,照样可以混得风生水起想到这里,他看向江远,眼神颇为意味深长。

  在进入到老爷子卧室之前,他跟江远谈过话,愿意送给江远十个亿的保证金,另外他还可以将双胞胎女儿中的任何一个许配给江远这些对他来说,都是硬通货,绝对可以打动江远的心“江先生,我们出去说吧。”

  曲华丽冲江远苦苦一笑,使个眼色。

  江远摆摆手,“没问题,在这里说。”

  “是啊曲秘书,就在这里说”

  苏长风随声附和道。

  他就是要众人看一看,他怎么加入到商业联合会中。

  刚才老爷子宣布他不是族长之后,他看到很多人看他的眼神已经发生变化,甚至已经有人轻视他,现在他要打他们的脸要打得啪啪作响“那好吧。”

  曲华丽又冲江远苦苦一笑,“那什么,江先生,您现在已经没有审核的资格了。”

  “怎么回事”

  江远问。

  苏长风更是一惊,浑身不由得一阵哆嗦。

  曲华丽叹口气“刚才薛总给我打电话了,说您成为联合会副秘书长的事情,两个老总都不同意。

  也是说,至少观察两年,您才有资格成为培养对象也是说,现在您没有资格审核苏长风先生了”

  “哦。”

  江远早就知道这一点,因为这是他跟薛黛玉说好的,就做两个小时的副秘书长。

  他想,现在时间一定是到了,另外一定是老总听说了这件事,给薛黛玉打了电话不过他是不是秘书长无所谓,因为该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了他戏谑一笑,冲苏长风耸耸肩膀“苏总,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是秘书长了,没有审核的权利,等下次吧。”

  苏长风又惊又怒,连连后退,后背嘭的一声撞得墙壁上。

  他从江远的笑容里看出来,江远一开始就知道他就没有审核的资格也是说,江远正是利用这一点来对付他,不但打击老高和闫振邦,还打击他苏长风现在他不但失去族长的位子,还被搞得里外不是人,声名狼藉要是不相信江远那一套呢,他现在还是族长,还能决定老爷子和家族的命运更能绰绰有余地对付江远苏长风越想越气,气得咬牙切齿,气得两眼喷火,气得恨不得杀人可是气得要爆炸,他也只能强忍着现在这里的老大是老爷子,是江远,已经不是他苏长风“岳母,我现在不是商业联合会的秘书长了,你不会还赶我走吧”

  江远看向薛丽芳和苏长利,笑了笑。

  薛丽芳脸皮一热,呵呵一笑,走到江远身边,“我的好女婿,说啥呢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你都是我们的好女婿”

  “是啊是啊”

  苏长利也走到江远身边,呵呵一笑,“就算到天涯海角,就算到海枯石烂,我苏长利都是你江远的岳父,都是你的亲爹”

  我去江远要晕,拉住苏颖的手,轻声说“老婆,你跟我岳父说说,刚才的话以后别说了,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苏颖忍住笑“老公,一个女婿半个儿,我爸说那话是疼你啊”

  “老公”

  江远还是第一次听到苏颖叫自己老公,感觉十分陌生,瞪大眼睛来,“你叫我老公”

  苏颖脸蛋一红,“你不是我老公吗”

  “我感觉你好像叫错了。”

  江远忍住笑。

  苏颖白一眼江远,低声娇叱起来“等回家再说,我会让你明明白白。”

  江远笑问“回家睡觉有戏”

  苏颖娇羞一笑,脸蛋更是娇红一片。

  老爷子这时候爽朗一笑,冲大家挥挥手“好了,大家回去吧,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办”

  大家一听,都散了,陆陆续续往外走。

  “长风,你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