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香祖 > 第169章 梦蝶谷的变异
  此刻出现在李柃面前的,仍然还是那座石碑和山坡。

  总体来看,地形并没有发生什么重大改变。

  但是入眼所见,周遭的氛围完全不同了。

  一片鸟语花香,月光之下,如同童话花园的梦幻色彩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灰黑气雾笼罩,犹如梦魇入侵的阴森之感。

  两人来到石碑前,默然看了一阵,但见铭刻在巨大山石上面的字迹似乎黯淡了几分,拥有了几许沧桑古朴的质感。

  莫清平沉吟道:“这块石碑……”

  李柃问道:“有何不对?”

  莫清平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这是否就是子虚前辈所留下的道标。”

  李柃闻言不禁有些诧异,他竟然把这块石碑当成子虚真人所遗留的造物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个合理猜测。

  作为道标的所在,可以是各种各样的沙石草木,也可以是其他能够活动的梦灵体。

  只要存在彼此之间的联系就行。

  李柃自己所定的道标融于此前森林之中的泥土,埋藏地下,并不显眼。

  那样做的好处是不容易为外人所察觉,缺点却是自己感应和联络起来也颇为麻烦,需要经过长久的感应才能彼此连接,牵引梦灵体过来。

  莫清平站在石碑下想了一会儿:“先不管了,我也要留下一个道标,方便日后探寻。”

  他从兜囊里面掏出一物,是个足有尺许来长的金属矛头,一看就拥有着坚实的质感。

  李柃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连忙提醒道:“前辈,不如另找地方定下道标,子虚前辈曾经告诉过我,这座石碑并非他所留,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看到了!”

  “什么?”莫清平略带几分惊愕转过头,“这不是子虚前辈所留的吗?”

  “并不是。”李柃肯定道。

  莫清平感慨一声:“那就有可能是更早之前的修士所遗留了,如此显眼,如同坚固,至少也得是元婴层次的真实修为!”

  他决定从善如流,带着自己所拿出的铁矛,往森林里面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道:“我去去就来,你在这里等着我。”

  好一阵后,莫清平重新回来,招呼李柃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两人这才往里走去。

  因为提前得知此间栖息着梦蝶,他们行进的时候不再使用缩地成寸的步伐了,而是踏踏实实沿途探寻。

  但见前方的草木开始枯萎,竟然呈现出宛若荒地的质感,这让莫清平面上都多出了几许阴沉的颜色。

  “好像有些不对,这和子虚前辈所描述的景象根本不一样!”

  李柃更是心里诧异。

  何止不一样,简直就是改头换面。

  “我明白了!”突然,莫清平看向不远处的灰色气雾,神色惊讶:“这是冥界的气息蔓延过来所导致!”

  “冥界的气息?”李柃受他提醒,仔细感应了一下,果真发现了几许不同寻常的东西。

  梦境毕竟不同于现实,他所能够察觉到的气味是有限的,但随着认知的清晰,一股隐约夹杂着血腥质感的河流气息传来,带来了冥界的氛围。

  莫清平快步往里走去,很快拐过一个山坡,来到小径旁的石崖上注目凝望。

  李柃顺着他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见一个外形如同纱带,似乎正在扭曲变化的漆黑阴影盘踞在不远处的山坳中,丝丝血雾正在从中传来,周围积聚着宛若血水的湿润雾气,仿佛把地面都浸透。

  一片如同沼泽的泥泞地带已经形成,此前闻到的血腥质感和冥界氛围正是由此而来。

  李柃带着几分讶然道:“这里怎么会有空间的裂缝?”

  他可以肯定,之前是没有的。

  莫清平道:“看这裂缝不大,蔓延过来的血雾也不多,应该是成型时间还不久。”

  李柃道:“莫前辈,你能判断它大概存在的时间吗?”

  莫清平道:“两三个月吧,你看地面,大概也就明白了。”

  李柃应了一声,把眼前所见的这一幕铭记在心。

  莫清平指点道:“冥界的气息是很好辨认的,空中有血雾弥漫,也容易在别处地界形成血泊,甚至汇流成河。

  你看这里的地面,还有积聚的血水,全部都是以虚空裂缝为中心,持续向外蔓延。”

  他说着,忽的又上前,看向周围一个个泥坑:“嗯?这是……”

  李柃好奇走了过去,看过之后,也是微愣:“脚印?”

  出现在面前的,是好些深浅不一的脚印,一个个外形似人,但却明显大上多倍。

  莫清平道:“这是独眼巨人的脚印,有一目族来过,而且还不止一个!”

  “他们怎会来这里?”其实李柃是明知故问,他看到这些脚印的瞬间就想明白了。

  莫清平解释道:“想必是他们当中的什么头领在子虚前辈这里吃了大亏,把族人都拉来,想要报仇雪恨吧,你要小心点儿,你手里还拿着那个眼球结晶炼制而成的法宝,这一物种对同族的天赋神通拥有一定抵抗能力,或许法宝效用不大,等会儿遇到,不要拿出来,免得没有困住敌人,反而激怒他们。”

  李柃道:“我明白了。”

  意识到这里有强敌来过之后,莫清平接下来的行动明显变得谨慎了许多。

  但一路继续往里走去,没有见着一目族的巨人,反倒看见许多姹紫嫣红的东西。

  它们如同花瓣散落在地,竟是一只只或完好,或残缺的梦蝶翅膀。

  梦蝶是一种独特的梦境生物,以特殊的阴性精炁所转化,被击杀后,犹自能够留下一对翅膀在梦境世界。

  这种东西常常被视作特殊灵材,有着入药或者另作他用的功效。

  莫清平大为叹息:“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那些一目族竟然来到这里大开杀戒,连蝴蝶都不放过!”

  李柃道:“前辈,你怎么确定是他们干的?”

  莫清平道:“不是他们还能有谁?冥界之中从无良善之物种,即便一目族算是较为温和的存在,也难免残暴好战,性喜杀戮。尤其是他们此前似乎还被子虚前辈教训过,暴怒之下,造成这等破坏不足为奇。”

  他一副见多识广的模样,倒叫李柃心有戚戚焉。

  当真是造孽啊,这算来算去,竟然还跟自己有关?

  这些梦蝶,可算是遭了无妄之灾了。

  又过了一会儿,李柃和莫清平来到了此前采摘彩虹花的谷中林地。

  毫无意外的,这里也是一片破败颓唐,百余丈见方的山坡上,漫山遍野的彩虹花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坑洞和脚印。

  一目族暴躁的把这里砸了个稀烂,只有少量幸运幸存的花朵孤零零的开放在边缘地带。

  莫清平道:“简直晦气,真的叫他们捷足先登了,还不好好采集,而是边砸边采!”

  李柃闻了闻,也感觉四周飘荡着七情六欲的气息。

  当中蕴含着忧愤凄苦种种,但偏偏没有喜悦。

  低头看去,果然依稀可见,泥土里面混杂着一些各色的花瓣,但是代表喜悦的橙色花瓣都被摘走了,剩下的各种颜色被砸成稀烂,和脚下的茎叶,梦蝶的翅膀混合在一起。

  “只能捡些他们不要的东西了,还好梦境不比现实,这些梦蝶翅膀和彩虹花的花瓣保留期限都不短,到时候也是自动消散,而非腐烂变质!”

  莫清平看了一会儿,忽的衣袖一摆,清风徐徐,开始打扫起地面。

  他以梦灵模拟一千五百多年的深厚修为,轻易把方圆上百丈都扫了起来。

  由于不用担心梦蝶侵袭,反倒更加容易席卷了全场,径直往袍袖而去。

  李柃看到,机灵醒悟:“管那么多别的做什么,有好处先捞啊!”

  一目族的下落又不是自己能够操心的,再不动手抢这些,全都要被莫清平捡走了。

  虽然莫清平一路过来和善亲切,但这种无主之物,向来都是各凭本事摘取的,总不能特意留下些许给自己。

  就算看在子虚前辈的面子上照顾小辈,也没有那般刻意,说不定还可以找个借口,让他知晓草莽江湖的规矩。

  李柃立马毫不客气的争抢起来。

  一目族只摘走了橙色的花瓣,剩下的虽然被破坏不少,但是留存的也依然可观,不一会儿,就从附近地面卷走上百片蝴蝶残翅,以及三五百片的花瓣。

  “你小子动手还挺快。”莫清平注意到了李柃的举动,不由得干笑一声。

  不过他作为结丹前辈,也不好跟李柃计较这么点儿东西,很快便拂了拂衣袖,停了下来。

  “走吧,我们再往里面看看,好歹要穿过游魂原,到无源河边确认一下情况,然后再从另外一边折回落魄湖。”

  李柃看了看四周,忽的感觉这一地残枝败叶的有些可惜:“前辈,这处地方就毁掉了吗?”

  莫清平道:“梦境重置之前,是只能如此了,我也不知道此间究竟多久才重置一回,以后再回来看看。”

  梦境是会重置的,里面的各种植物,动物,不是如同自然界那样生长出来,而是根据现实之中的物质构成重新投射,呈现出天地自然的投影。

  但这种投影并不会立刻就得以显现,有些快的一二天即可,有些要三五个月,三年五载,甚至成百上千年!

  莫清平对梦蝶谷了解不多,也只能如此回答。

  李柃同样无法确定此间的场景重置规律,闻言不由得暗叹一声。

  莫清平沉默一阵,忽然道:“其实和重置时间比起来,留在此间的虚空裂缝才是真正的麻烦!”

  李柃听懂了,附和道:“确实如此,那些冥界独有的气息都弥漫过来了。”

  莫清平道:“假以时日,此间说不定会多出一些血泉或者沼泽之类的东西,到时候灵蕴交杂,不知会变成何等模样,说不定会出现新的特产,但说不定,就是彻底毁灭!”

  就在这时,李柃忽的看到了一片宛若黑色纸片的东西在飞舞,紧随其后,又是好些黑色事物飞了出来。

  “那是什么?”他带着几分讶异,指着它们说道。

  莫清平回过头,神色顿时剧变。

  但这剧变,却不是其他,而是惊喜。

  “冥蝶!”

  “这里竟然还有梦蝶留存下来,而且还吸收了血河的力量,形成冥蝶!”

  李柃闻言讶然,他隐隐感觉,这个名字似乎在那里听说过。

  不待多作思索,莫清平就冲了过来,携着他往不远处的山坡躲去。

  “躲好,这种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被它叮咬,神魂如蜜,可就彻底完蛋了!古时一些民间流传的梦中杀人故事,都和这种灵物脱离不了关系!”

  莫清平似乎有些高兴,但也有些头疼,蹲伏在一旁考虑起如何对付这种东西。

  “我等下要出手捕捉它们,最好是能够全部活捉,不要弄死,也不要被它们跑掉了……

  待我看看,似乎总共十四只,如何才能一网打尽?”

  “前辈,你想要捉它们?用一目族的天赋神魂摄魂神光可不可以?”

  李柃反应很快,瞬间就想到了这种足以震慑神魂,定住生灵躯体的异宝。

  “你是说此前炼制的那件法宝吗?”

  莫清平有些讶然,想了想,肯定说道:“冥蝶虽然难缠,但生命本质并不强,充其量只是炼气的水准,以你之力,说不定还真能够定住它们,然后方便我捕捉。

  但是……”

  李柃道:“但是什么?”

  莫清平道:“这种宝物只能定住单只冥蝶,确保让我抓住两三只,及时出手,说不定还能抓住更多,但动起手来,为免它伤及我神魂,难免束手束脚,还是可能走脱啊。”

  李柃想了一下,道:“不如这样,我用另外一种手段迷住它们,确保能够一网打尽!”

  莫清平看了看李柃,面上露出几许惊讶之色。

  “当真?”

  李柃道:“前辈面前岂有诳语?”

  莫清平当机立断:“那好,你尽管一试,若真成功捕捉到的话,收获你我一人一半!但丑话说在前头,倘若情况不对,我只捕捉自己力所能及的部分,就不分润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