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1906章、拉钩钩
  他身姿挺拔,眼神里充满着成熟老练,可是他的身体、面容都在诉说着年轻。

  看着,也不过二十左右的少年郎,说不定可能还要更小一点。

  “呦,又来一个好事成双”

  为首的人感叹,他就喜欢清冷美少年,没想到今日如此意外,竟然能遇到两个人间极品。

  “你们把他也收拾了,快点。”

  他催促着,欲望难以遮掩,开心的搓着手。

  手下立刻动手,手段很卑鄙,竟然随身携带麻醉剂。

  只是,针头还没刺到他的身上,却被他轻松躲开。

  酒吧灯光昏暗,他竟然察觉到了微毫。

  兰斯洛特的身手极佳,没有几下,就轻松把人摆平了。

  为首的人瘫坐在地,其余人也纷纷看了过来,却没有上前帮忙,似乎看热闹不嫌事大。

  他轻松扛起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米洛,就要离开,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来。

  “你,你干什么”

  “你太脏了。”

  他冷冷说道,随即一脚狠狠踩了下去,中年男人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嘶吼,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裆部。

  这一脚下去,怕是废了。

  随即,他把人离开。

  兰斯洛特看着副驾驶的男人,喝得脸颊通红,浑身酒气。

  “胆子真是大了,长得这么好看,也敢出来喝酒。酒量这么差,还敢把自己喝醉,如果我不来,你今晚想在谁的床上”

  他不客气的说道,戳了戳米洛的脑袋。

  米洛似有感受,摆了摆手,似乎要阻拦他。

  只是很快又不省人事。

  “我送你回家。”

  他正准备发动引擎,送米洛回去,没想到他这句听懂了。

  “我我不要回去,家里家里太压抑了。”

  梨纱终日以泪洗面,承受不住这个事实。

  简也面色阴沉可怕,昔日温馨的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那你想去哪儿”

  “随随便。”

  “酒店。”

  他替他拿了注意,眸色微深,随即开车去了酒店。

  一路到达最好的套房,他将他丢在了床上。

  兰斯洛特的气血翻涌,高冷清隽的外表下,里面的血液早已慢慢沸腾。

  米洛长得过分好看,不似男人阳刚的气息,更偏向阴柔。

  阴柔的恰当好处,俊美的恰当好处,让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的。

  他完全继承了父亲的美貌,如果穿上女装,绝对能迷死一大批男人。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当年爱的死去活来。

  他的手抑制不住的上前,抚摸着米洛的脸。

  “费雷德一直很好奇,我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子,为什么锻炼成这样。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多久了吗我盼着,终有一日,派的上用场。”

  “你可不能怪我,食色性也,你醉成这样,我要是不犯罪,恐怕要对不起上帝。”

  他幽幽的说道,这个夜注定不平凡。

  翌日,米洛昏昏沉沉的醒来,觉得浑身疼得厉害。

  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什么情况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不着寸缕。

  屋内还有淫靡的气息

  他的心立刻慌了。

  难道,昨晚跟哪个女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可不对啊为啥他身体那么痛呢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是短信提示。昨晚,你喝醉了,说不想回家,我就带你去酒店了。如你所想,昨晚发生了一些故事。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想看到我,所以给你足够冷静的时间。过几日,我会去找你

  。

  兰斯洛特

  米洛大脑一片空白,神色极其的复杂。

  他竟然跟兰斯洛特。

  “畜生”

  他咒骂着。

  他殊不知电话那端的某人,冰冷的面容勾起了一抹温暖的弧度。

  此刻,医院。

  艾丽斯终于可以出院了,手腕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疤痕。

  她觉得很难看,温幼骞就给她买了一个丝带,缠绕在她的手腕上,是她喜欢的淡蓝色。

  他带着她去了凯特林,可是她站在门口却死活不愿意进去。

  “这不是我的家,我不要进去。”

  她躲在了温幼骞的身后,嘟囔着嘴,满脸不高兴。

  “这儿就是你的家,你忘了吗”

  “你才忘了呢,我们的家没有那么大,有楼梯,一楼是厨房客厅,二楼是卧室。你还你还在那儿做饭给我吃呢你都不记得了吗”

  这话,让温幼骞沉默,他怎么可能不记得,那是他的私人住处,艾丽斯的避难所。

  “那儿是你的家,这儿也是,你跟我进去好不好。伯父伯母都在等着你,他们很希望你能回来。”“我不认识他们,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愿意见她们呢。她们好像奇奇怪怪的,一个只会哭,一个沉默板着脸,好吓人的感觉,还有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家伙,他为什

  么要变成我的样子”

  温幼骞一时间为难了,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你跟我进去,看一下,我给你做饭吃”

  “”小家伙沉默了,最后勉为其难的点头“那好吧,我要吃很多很多哦。”

  “好。”

  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夸她很乖,她满足的笑着,像是得到了最高奖励。

  她们进了主宅,梨纱早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还买了很多她平日喜欢的东西,希望她能恢复点记忆,觉得这儿熟悉。

  她带她去了卧室,让厨房做了她最爱吃的菜,还给她看相片。

  可是她一脸茫然,什么都记不起来,也不肯吃大厨的菜,嚷嚷着要回自己的家,要温幼骞给她做饭吃。

  “你怎么能连我们都记不得了呢你知不知道你妈咪很难过”

  简顿时有些生气,扣住她的肩膀,大声责备。

  “啊你不要碰我,我不认识你们,你们都是坏人。不要不要过来,我已经赢了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你走开走开啊”

  她立刻蹲下身子,抱住脑袋,缩在了沙发缝里。

  “你凶她干什么,她不能受刺激了。”

  “可是”

  “伯父伯母你们冷静,我会让她慢慢熟悉这一切的。我先带她离开,等她平复了,我再带她回来,好不好。”

  “好,那艾丽斯就交给你了。”

  梨纱即便有一万个不舍,可这都是为了女儿好,她也只能答应。

  她也相信,温幼骞肯定会好好对艾丽斯的,说不定能让艾丽斯痊愈,突破口全都在温幼骞身上。

  温幼骞靠近艾丽斯,她瑟瑟发抖的看着他,没有抗拒。“跟我回家,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