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和我的情深缘浅 > 第061章 一颗绿茶婊的心
  “见到裴允谦了吧?”他的嘴角噙着笑意。

  我感激地冲他点了点头,心中莫名多出某种奇异的甜意,“嗯,见到了,也听到了,谢谢你,柯韶宸。”

  “谁让咱们是好闺蜜了,对吧?何况,这也是我答应你的事情,男子汉哪有说话不算数的。”

  他又笑了,跟初见时那般,灿烂的笑。

  “现在是大明星了,很辛苦的吧。”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他正了正脸色,自嘲道:“什么大明星,十八线都排不上。今晚晚会结束后,我的下一个日程要到两个月后才有。这中间有好长时间的空档期,不过这样也好,以后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去找你玩。你最近怎么样,学校分配工作了吧,还在枫都吗?”

  我自豪的把戴着婚戒的手伸到他面前,一脸幸福的小女人模样,“我结婚了。”

  钻石在灯光的折射下异常的晃眼,我看到他的神色顿时一紧,但很快又恢复如常,眼中缓缓升起淡淡的笑意,“恭喜你啊,跟赵靖轩终于苦尽甘来了。”

  我的脸色一滞,半天才找回笑容,“我跟赵靖轩没有在一起,跟我结婚的人是容陵。”

  柯韶宸这大半年都在国外待着,跟我们这帮同学也很少联系,对于我跟赵靖轩之间的事情,他应该是不知情的,无意间提起这个,我相信他也不是故意的。

  他似乎被我的话给惊住了,眼睛里的光闪烁了一下,稍后才恢复了方才的笑意,“挺好的,挺好的。”

  我抿了抿唇,静默了几秒钟,问:“你那场海选的视频我看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叶子?”

  我的话刚落,他像是听了个极其好笑的笑话,含在嘴里的牛奶瞬间给呛了出来,幸好我坐的离他有些远,才没被殃及。

  “你这小脑袋里整天都想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叶诗涵呢?她那么叽叽喳喳的,我跟她完全不可能聊到一块儿去的好吧。”

  我故作认同地点了点头,他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每次他俩在一块儿的时候,一般都是叶子在说,他在听,还真没见他俩一起聊得欢快的时候。

  也许,真的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喜欢的女孩……”他似是诡异地一笑,装作神秘的样子,“她现在过得很幸福,我是不会去搅乱她生活的。可若是哪一天,她被别人欺负了,我一定会奋不顾身地跑到她身边,哪怕因此放下我所拥有的一切,我也愿意。”

  他这番话说的掏心掏肺又识大局,想必是个女人都会感动。

  “真不亏是情圣。”我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我们没聊多久,他待我如闺蜜,照顾的面面俱到。可我在面对他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自然。大概是因为我与他之间那悬殊的差距,说起话来都格外的小心翼翼。

  吃完饭已经过了零点,他给我在盛唐酒店订了房间,说是明天再来找我一起玩。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带我去他们公司坐一会儿,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见到裴允谦。

  我没有拒绝。倒不是为了去见裴允谦,只是觉得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有好闺蜜在侧,不四处逛逛着实可惜了些。反正现在容陵也不在枫都,我回去也是一个人看书,就当是散散心了。

  不期然,那晚我病了。

  一觉醒来时,窗外还是漆黑一片,我的头沉的抬不起半寸,鼻子也堵住了。脑子里面迷迷糊糊的,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半眯着眼睛拨通了电话。

  电话是拨给谁的我完全没有印象,又说了些什么,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最后又是怎么挂断的,依稀记得像是听到“咚”的一声响,手机掉在了地板上。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手腕处的针管传来阵阵凉意。

  “你可算是醒了,真是吓死我了。”

  低沉醇厚的嗓音传来,带着明显的急切与关怀。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听到,难道我还在梦里,没有清醒吗?

  “你知不知道,你都烧到39度8了,要不是送医及时,小命儿都没了。”

  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掌心的真实触感提醒我,这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真实实的他。

  “容陵,你不是在广东吗,怎么到这里来了?”我的嗓子干哑,声音更是微如蚊蝇。

  他握着我的手放到他的脸颊上,眼神里除了心疼,没有半点的责备。

  “是你给我打的电话,然后我叫了救护车,坐的最早的一班飞机赶过来的。”

  那个时候的容陵在我眼中,就跟神一般的存在。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成质疑过,哪怕是谎言,我都是深信不疑。

  不久后我才知道,那一晚,我拨出的那通电话根本就不是打给容陵的,而是拨给了赵靖轩。

  是赵靖轩连夜从嘉州赶过来,把我送去了医院,又是他通知的容陵,在他赶到医院后,自己默默离开。

  在我知道这些真相时,我才发现,我自己原来有着一颗绿茶婊的心,却偏偏还披着一张白莲花的皮囊。

  那天后来还发生了好多事,比如我跟柯韶宸一起进酒店被媒体偷拍了,柯韶宸来医院看我也被偷拍了,再加上一些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遐想,我被当作柯韶宸的绯闻女友登上了各大八卦网站的头条。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人还躺在梓陵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与外面的世界完处于隔离的状态。容陵一直守在我的身边,我在医院住了两天,他两天都是寸步不离,公司的事情都是在等我睡着后才去处理的。

  我是在出院后,在回枫都的路上,闲来无事打开手机看八卦新闻,才发现自己居然成了新闻事件的女主角。

  我问容陵,他有没有看到这些八卦新闻?他一边开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有。

  我又问他,为什么不拿着这些照片来质问我,跟我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说,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因为这句话,我记了他一辈子。

  很多时候,不管在我身上发生了多少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总会跟我说,凝凝,我相信你。可他从不成想过,未来如果有一天,当这些事情在他的身上重蹈覆辙时,我又会不会同样选择去相信他。

  这个答案一直都是个未知,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

  从梓陵回来后,容陵晚上不再有应酬,每天都是准点回家,陪我一起吃晚饭,然后一起……

  那几天里,是我们结婚后最幸福甜蜜的日子。徐阿姨回韶密老家过年去了,我在网上买了几本有关烧菜的书籍,开始每天钻进厨房里研究。

  老话说:“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

  容陵的心我是牢牢抓住了,但是他的胃我也想一起抓住。就这样,我每天给自己多安排了一门功课,买菜,做饭。确切来说,应该是多了两门功课。

  我知道买肉一定得去菜市场里买,虽是比超市里贵一些,但绝对新鲜。红烧的时候,一定要放老抽,如果放成了生抽,那就不是红烧肉了。

  我们嘉州那里的口味,在红烧荤菜的时候都喜欢放点糖起锅去腥味,但是容陵不喜欢甜食,所以我每次烧的时候都要分外留意。

  烧菜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是个苦活。辛辛苦苦忙活了几个小时,为了就了端出来的那几盘菜,倒不如叫外卖来得省事。

  可当我真正进入妻子这个角色里,我终于深深明白了,这些辛苦,它都是有价值的。

  每天看到容陵吃着我做出来的菜,吧唧吧唧吃得真香,我心里甭提有多满足。可能有的时候吧,我会把盐跟糖放错了,或者是把酱油放错了,但这家伙,哪怕皱着眉头,都会给我吃完,然后还会昧着良心再夸赞我一句。

  开心愉快的日子总会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工夫,已到了大年三十。容陵给公司的员工都提早放了假,我们也收拾好了行李,回嘉州老家过年。

  容陵的家在嘉州市里面,从枫都回嘉州后,我们并没有马上回他家,而是先去了外婆家。

  薛璟晗过年没有回家,跟苏苑一起去了马尔代夫旅行结婚。妈妈跟外婆一起过年,爸爸跟奶奶大伯他们一起过年。

  曾经幸福美满的一家四口,如今却各奔东西。

  中午,外婆留我们一起吃了午饭,当是提前吃了顿团圆饭。外婆的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容陵从枫都带了很多营养品给她,都是上次去广东出差时买回来的。

  看到他待我的家人如己出,体贴又周到,我当时就在心里暗自告诫自己,以后无论如何,待容陵他妈一定要比待我亲妈还要好。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那位素未谋面的婆婆在见到我这位貌美如花,可爱迷人的儿媳妇时,眼睛里没有意料之中的欢喜,却是一脸的厌恶,乃至嫌弃。

  更让我气愤的是,她居然还摆了我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