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七百百十七章 信号
  “你以前差事办得不错,将神祠大体上处理不错,朕心里高兴。”皇后才寻思着,就听着皇帝笑着对代王:“接下去,你有什么章程?”

  代王躬身说着:“皇上,我觉得首要之事,就是维护朝廷和宗王的脸面和威严,神祠里有袭击齐王嫌疑的,孙臣已让人一概擒拿,顺天府也很配合,大体上已经尽数拿下,当要明刑正典,不留一个。”

  “说的对,这等贼子,不但要尽数杀了,还要追索其家族!”皇帝还是相对满意,代王并没有和齐王有对立,就在这方面分歧,说明还是有些大局观念。

  “其次神祠都已向朝廷降服,其中不少还是正神之祠,如何处置,孙臣岂敢自专,当请皇上喻旨。”苏子籍忙将最近办的事都一五一十说了,有不少的神祠情况也一一说明。

  “你又是怎么想?”皇帝没回答,而反问苏子籍。

  苏子籍沉声的说着:“皇上,神道设教,本是安抚人心之用,并且鬼神有灵,也不可不慎重。”

  “孙臣以为,首先是请礼部厘清是正祀还是淫祀,是淫祀的不单要拆庙,还要捕拿追究奸徒,以肃视听。”

  官场上操作,涉及部门越多,反越是分担压力和责任。

  独夫是走不远,礼部本是管这事,厘清本是它的责任,就算出了错,也和代王大旨无关。

  “是正祀的,就可能仅仅是香火人借庙借神以售其私,煽惑愚民,这种肃清庙祝,换上清白规矩的人就可,不宜一概扫落,以免伤了阴德,也有碍朝廷教化之要。”

  “具体,还当以皇上和朝廷之法为章程。”

  皇帝不动声色,沉吟了下,不得不承认这处理方法还是有章有法,有张有弛,良久点了下首:“就按你说的这样办。”

  齐蜀二王见了这祖父孙和睦的场面,都心里泛酸。

  皇帝为何突然对代王这般好?难道这孩子真有些不凡,一生下来,就能助益代王?

  皇帝似乎很高兴,苍老的面孔泛了点潮红,又说:“你原本流落民间,虽资质尚好,中了状元,可与朝廷有所不知,现在看来,这二年你长进不少,以后要多与内阁走动,多多请教,与你有好处。”

  “不仅仅是你,蜀王,齐王,朕以前,亲眼目睹太祖皇帝一刀一枪创立皇业的艰难,到你们不过是第三代,皇业虽蒸蒸日上,却尚未完全稳固,都要仰体太祖的艰难,尽忠尽责,才能不负王业。”

  这话说的实在,的确,三代才能稳固,现在虽走了大半,还是没有完善。

  或许三代后,无论皇子贤愚,又或出不出力,都无关要紧,现在还是需要团结以及尽心尽力。

  只是这话,苏子籍的为官之道16级,已经听得懂。

  可蜀王和齐王听得皇帝这话,比吃了苍蝇还腻味,立刻冒出了一肚皮的无名火——你盛赞代王,还要我们这些当叔父的跟着学习,是不是太扫我们脸面了?

  难不成你还真想立代王当太孙,预先叫我们当奴才?

  皇帝用期待的目光扫视,却发觉蜀王和齐王面面相觑,蜀王还有气无力的说着:“父皇教训的是,儿臣必谨慎小心,尽心尽力。”

  齐王应都不应一声,只是阴沉着脸,皇帝失望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齐王,不由喟然说:“代王办事尚属尽心,又有了世子,为宗室繁枝扩叶,赏亲王双俸。”

  说着,不管被挑起来的轩然大波,摆手:“有朕在,你们庆贺也不热闹,回宫!”

  说着,带着皇后就摆驾回宫。

  “儿臣(孙臣)恭送皇上、皇后娘娘。”代王率众将帝后恭送,才开始了今日的宴会。

  宴会上纵然是心情不佳,也只能硬撑着,直到满月宴散席。

  “混蛋!”

  齐王从代王府走出来,一回到车上,就右掌一击车板,怒骂一句。

  亲王的车驾都极宽敞,不仅可在里饮茶、用点心,甚至还能小睡一觉。

  齐王被人扶着上车后,就有仆人跟着上来。

  旁有暗门,平时合上,用时拉开,里面茶具、水壶,应有尽有。

  此时里面就放着滚烫的热水,用特制的小壶装着,半个时辰都不会凉,将上好的茶叶放入杯中,倒了热水。

  仆人小心翼翼捧到齐王跟前:“王爷,请用茶。”

  “滚!”茶碗被齐王直接扫落下去,啪嚓一声,碎成几瓣。

  这一摔,里面的烫水直接飞溅在了仆人的身上。

  但在王爷盛怒之下,这仆人被烫得表情扭曲,却根本来不及顾忌这个,直接吓得跪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齐王暴戾的目光冷冷扫过,随后望向车窗外,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该死……”

  仆人瑟瑟发抖,恨不得自己不在车上,不曾听到这话。

  更不敢去揣度,王爷到底是在骂谁。

  一侧,蜀王撑着笑脸从代王府出来。

  代王将二王送到门口,就停下脚步。

  蜀王比齐王走得慢一些,看起来似乎对侄子有了世子很高兴。

  可等回到了自己的车内,就阴沉下了脸。

  “王爷?”跟着他来,不是仆人,而是幕僚马友良,此刻看到蜀王神情,就忍不住问道:“方才臣看到御驾到,皇上与皇后娘娘都来了……”

  “哼,何止是来了,还给了赏赐,抱了孩子。”

  “赏双俸就算了,还对我们训话,说我们这些叔王还得向代王学习,哼,父皇看起来对代王很满意。”蜀王冷着脸说着。

  “皇上竟这般看重代王之子?”马友良也有些惊诧。

  之所以没提皇后,自然是因皇后喜欢代王之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论血缘,别的皇子皇孙与皇后可没有关系。

  代王乃太子之子,代王儿子就是皇后的重孙,这可是嫡亲,皇后会喜欢,那是理所当然。

  可对于皇帝来说,无论是谁所生的儿子,那都是亲的。而孙儿重孙儿,自然也都是一般亲,别无不同。

  之前皇帝对代王的态度,蜀王的人都看在眼里,他们可不觉得皇帝是看重代王所以磨砺,那分明就是将代王当做了磨刀石。

  怎么态度就突然变了呢?

  马友良百思不得其解,蜀王亦是如此,随着牛车掉头离开,也承载着不甘与困惑一同远去。

  倒是不少来拜访的官员,没有急急就走,不仅目睹帝后亲至的一幕,更隐隐看到齐蜀二王脸色难看离开的一幕。

  他们不由得低低私语,说齐蜀二王这次回去,怕少不了气闷。

  “恐怕不只是一阵,最近大家还是小心着些,别撞到那两位手里。”有人提醒。

  更有官员忍不住低声嘀咕:“到底是嫡孙,这到底不一样。”

  “嘘!”还要说时,有人挤眉弄眼提醒。

  众人顿时止住了议论,就看到一个官员大步流星从代王府里出来,不是别人,正是顺天府府尹潭平。

  ,